乔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乔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电商新兵曹允东学而思创始人的二度创业

发布时间:2020-06-28 13:07:38 阅读: 来源:乔木厂家

“如果我现在四十岁,就不做企业了,特别累,特别纠结”,在酒店大堂的一隅,身着休闲线衫和牛仔裤的曹允东为记者沏上一壶新茶,然后用并不疲惫的声调淡然地说。

事实上,他依旧年轻,距离四十岁还有七年按照他过往的人生经验,七年意味着创办一家公司,再把它带去纽约。

作为纳斯达克最年轻的敲钟人之一,曹允东的故事对很多人来说并不陌生:2003年,年仅24岁的北京大学生物学专业在读研究生曹允东,在做家教的过程中发现机会,与同学张邦鑫一道,投资10万元创办了学而思教育。

六年后,这家年收入超过两亿元的中小学教育培训机构,在教育培训行业的风投热潮里,获得老虎环球基金及韩国KTB投资集团4000万美元注资,继而快速地于2010年10月登陆纽交所。开盘当天,学而思市值超过13亿美金,涨幅超过50%,创下中国在美上市教育类公司首日涨幅和市值之最。

然而,令舆论哗然和股价震荡的,是曹允东在上市四个月后的突然离职。出走的敲钟人直到2011年6月才重新出现在市场和公众面前,而此时,他的身份已换作珍品网的创始人兼CEO。

对教育情缘未了,却在一个全新的行业里重新起步。

一篇自述里,以投资方式继续教育情结的曹允东如是描述自己的实业之梦:“我为什么来做电商?为什么我不只做投资?因为你要有影响力。你只做投资肯定没有影响力,贝乐上市了我只是投资人,只是挣钱,人家知道你曹允东跟贝乐有什么关系?有时候影响力不光是钱来决定的。”

教育情结:用投资来延续

曹允东原本有一个计划,让学而思用五到七年的时间超越新东方。但这项计划随着他的离职,已成烟云。

离职是妥协的结果。回忆起当时的情形,曹允东说,本打算上市一年后再走,但真正做出决定到完成交接,只花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大家对未来的发展思路不一样,我不想和人争论。如果一个说往东一个说往西,角力之下可能就奔南边去了,那样会离目标越来越远,而我们谁都希望一手创下的企业做好。”

离开后的曹允东再无可能复制自己。“我不会再做一个超过学而思的公司出来了。”在采访中,他反复向记者强调“取势”学而思成功背后的历史机遇已不复重来,而他相信,个人能力始终小于社会大势。

但无论何时,曹允东谈起教育业的种种,都如数家珍,难掩兴奋。对这位坚持亲自编写教材、亲自授课的教育机构创始人来说,教育已是嵌在生活肌理里的一部分,他显然无法割舍。

他需要延续教育情结,于是,投资新的教育机构成为他当下的方式。其中,最令曹允东津津乐道的是贝乐英语和明思教育。

引入美国教育体系的贝乐学科英语在2010年上半年成立第一个培训中心,当年即实现单店盈利。到今年已在全国有28家分校,在9月获得了天图资本1亿美元投资。

然而,即使曹允东从贝乐英语中看到了教育新模式的曙光,但作为投资人,他却无法真正体验操盘的乐趣。但亲手做贝乐很难实现,“对于外教的招募、培训,我不在行,对美国的情况不熟悉”,曹允东对记者说起自己的“自知之明”。

电商新兵:

再造上市公司?

曹允东的成就感需要新的载体。但和离职一样令人感到困惑的,是他选择了电商,从头再来。

而实际上,他对电商的兴趣早在2009年就已萌芽。在曹允东未对公众透露的投资名单上,包括数家知名的电商公司。他以100万美金通过基金间接进入其中一家,现在已获得超过20倍的回报。

抱着投资的感情,曹允东在离开学而思之前,就已想好将B2C作为再次创业的方向。但“idea到执行之间有着巨大的差距”,他做珍品网并不被人看好。在前面提到的自述中,他回忆道,甚至连他的夫人都怀疑珍品网能否做得起来。

在一片质疑声中,曹允东用自己的2000万美金开始做珍品网。“就是奔着上市去的。”曹允东雄心勃勃。

但新公司的起步比曹允东想的要艰难得多,第一个月计划的一百万销售额实际只完成了唯一一单。不过经历过学而思创办早期的困顿后,曹允东明白,“再好的点子也得调整,这是做企业最重要的学习能力”。

调整之下,曹允东明确了珍品网的定位:做卖场模式的零售业。他首先放弃了细分的单一电商的设想,“做互联网是用户为王,以为积攒了卖袜子的用户,就可以转行去卖鞋子,但对电商来说,后台整合和供应链是一整套系统,很难实现转移”。

再难也要做平台。奢侈品是曹允东找到的相对拥有壁垒的切口。对暂时生存下来,拥有七千万年营收的珍品网来说,“客户不会关心珍品网,只关心你是否卖的是香奈儿的真货”。

因此,曹允东将力气花在供应链和终端服务的建立上。在结束专访后,他又奔赴欧洲货源商处建设供应链是个漫长的过程,“怎么也需要两三年的时间”。曹允东曾描述做奢侈品的经验,“这是个纯粹的卖方市场,有钱人家不卖给你,这是要命的”。

而另一端则是以“时尚顾问”和仓储物流为核心的终端服务体系。曹允东在京津地区自建物流系统,用奔驰smart小车做配送工具,保证同城的订单在6小时内送达。拥有实体店销售经验的专业人员被遴选为珍品网的“时尚顾问”,按箱包、美妆、服装分组,为顾客导购。对于广告推广,曹允东不愿花费太多,“电商打价格战是本末倒置的”。

“正是奢侈品的定位,让珍品网不用为太多的人服务,一年7000万的营收靠一万名用户就可以创造。”曹允东说。

他向记者透露,珍品网明年将进行新一轮的融资。但是,从存活到上市之间的距离,尚是一个未知数,曹允东能否再次敲响纳斯达克之钟,留待时间的检验。

Google浏览器下载

Google Chrome

谷歌浏览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