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乔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人类智力减退说法引争议

发布时间:2021-01-05 10:35:59 阅读: 来源:乔木厂家

“人类智力减退”说法引争议

核心提示:近日,美国斯坦福大学基因研究室主任吉拉德·克拉伯特认为,人类脑力正在逐步退化。这一说法也引来争议,一些科学家认为在过去100年中,因为教育、医疗、营养等生活水平提高等原因,人类的平均智商得到了显著提升。   观点1   古希腊人穿越今世最聪明   美国斯坦福大学基因研究室主任吉拉德·克拉伯特发表在《基因学趋势》上的一个假设,引发外界关注。   按照克拉伯特的理解,如果一位公元前1000年的普通古希腊公民突然出现在我们之中,他或她可能是今天所有人类中最聪明、最睿智的人,因为这位古人具有良好的记忆力、很多的想法以及对重要问题的敏锐清晰观点。   除此之外,这位突然“穿越”的普通雅典公民的情感能力也将在现代人中出类拔萃。在克拉伯特看来,人类智慧和情感的进化能力在2000年到6000年前达到了顶峰,此后便一路退化。   克拉伯特说,虽然我们今天被科学革命带来的各种技术和医学进步包围着,但是这些进步却掩饰着另一个事实:人类的脑力正在逐步退化,人类正在朝更笨的方向演化。   据克拉伯特了解,此前已有大量研究证明,在人类演化的历史长河中,99%的时间,人类都以捕猎为生,社会以部落形式存在。这使得人极为依赖智慧,也因此演化出更大的脑量。而自从农业社会和城市建立起来后,人脑智力的自然选择却停止了,而决定人类智力的基因则发生了诸多变异。   美国生物学家吉拉德·克拉伯特近日发表的论文或许会让很多人失去信心。根据他和同事所做的基因分析,伴随着人类文明的进步,人类的智商和情商能力却在逐步下降。他们认为,人类最聪明的时候是2000年到6000年前。换而言之,倘若将一位古希腊时代的人放到今天,他可能是当今最聪明的人。不过,这一假设遭遇了反驳。   观点2   智力基因停止向优质方向发展   美国斯坦福大学基因研究室主任吉拉德·克拉伯特在论文中说,他的假设来自于基因学、人类学、神经生物学上的新发展,这让科学家可以清晰地看到,人类的智力和情感能力在基因层面是极其脆弱的。其中一份对父母和下一代的基因比较中,发现平均每代人身上,DNA会出现25到65个新的变异。这意味着,在过去的120代人中,也就是3000年时间中,人类出现了5000次基因变异。   克拉伯特认为,大约有2000个到5000个基因变异与人类智力有关。比如,有的基因能提高几十亿个人脑神经细胞分布构建能力;有的基因则能生产大脑细胞互相联系所需要几十种化学神经信号。人类的智力和行为要达到优良状态,需要一大群基因优化运作,这就需要大量的演化压力来促使这些基因“保持状态”。   根据克拉伯特的假设,给予人类优质脑力的复杂“基因网”却完全无力阻止变异的发生,而上千年中累积下来的这些基因变异却并非自然环境选择出来的。相反,克拉伯特的论文指出,人类跟智力有关的几千个基因可能只有在人类走出非洲之前,尚未存在语言、部落分散的史前人类中,才真正往优质的方向进化。   人类通常认为,捕猎并不需要多少脑力,而克拉伯特认为恰恰相反:“如果一名猎人无法正确地解决食物或居住的问题,他以及他的后代可能就会死亡。”   根据威斯康辛大学人类学家约翰·霍克斯的研究,过去5000年中,无论是欧洲、中国、南非还是澳大利亚的人群,大脑都从最初的1350立方厘米左右减少了150立方厘米左右,缩小了大约10%。研究者指出,缩小的原因可能是因为大社会造成,因为相对于零散的捕猎部落,大社会中的人可以互相依靠获取更多的东西,可以专长于某个行为,也因此不需要更多的脑量。   异见3   世界复杂性推动人类智商   在科学界,并非所有人都认同克拉伯特的假设。   今年5月,一份对18、19世纪的现代社会人的记录所做的统计分析发现,在四种主要自然选择因素童年幸存率、异性接触度、配偶成功率和生育能力上,社会人的能力和野外的土著人一样。说明具备耕种能力的现代人,依然和原始人一样处在进化之中。   今年7月,新西兰一名智商研究者就发现,在过去100年中,人类的平均智商得到了显著提升。这与此前著名的“弗林效应”相吻合。   “弗林效应”指的是,从1930年至今,人类的智商成绩得到了长期、显著的提高。这个现象最初是由美国科学家理查德·林恩在1982年一期《自然》上提出的,此后,在不少针对智商测试的研究中得到验证。科学界对于“弗林效应”产生原因的解释包括,人类的教育制度愈发完善,智商考试能力增强,更为激发智力的环境、营养增加,疾病减少等。   对此,克拉伯特认为,“弗林效应”主要是因为教育、医疗、营养等生活水平提高所致,并非大脑本身的进化。   沃尔维克大学心理学家托马斯·希尔斯表示,人类智力基因中的变异增多,并不代表这个物种脑力的下降。相反,希尔斯认为,当每个人不再担负着成为超级捕猎手的压力时,反而可以进化成更多元的人群,在不同的领域发挥智力。   “20万年前你可没有斯蒂芬·霍金,他根本不会存在。”希尔斯对媒体说,“但现在,我们却有像他那样智力水平的人。他们所做的事,所具备的视野,是在演化选择环境中根本没法实现的。”   牛津大学人类学家罗宾·杜巴也不认同克拉伯特假设。“现实中,促使人类和灵长类动物的脑力演化的,是整个社会世界的复杂性,而这个复杂的世界是不会消失的。我们永远都需要对谁可以成为伴侣,如何更好地抚育下一代等问题做出选择。”杜巴表示,从他个人而言,根本不需要为未来恐慌,即使人类在往笨的方向演化,那也是几万年的时间尺度。   (本文来源:新京报作者:金煜)

北京无针水光美容

面部提升美容

美白整形

北京幻眼美容门诊

北京星美国际美容价格

抗衰美容多少钱

瘦脸美容机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