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乔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王二狗真实遇鬼经历之树中住鬼[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23:02:36 阅读: 来源:乔木厂家

王二狗真实遇鬼经历之树中住鬼

我叫王二狗,大学毕业后在上海做原画师三年了。这是八年前的事,我当时上高中。晚自习放学回家路上看到的。

贞子,山村老尸,之类的片子看过不少,实在想不到,我见到的是这种没有个鬼样子的鬼。

我从小就住在小镇边上的村里。这个小镇有小学,中学,和高中,离市中心也不远,所以还算繁华。

一条东西走向的铁路撗隔在村子和小镇之间。因为上学要绕远路,所以,铁路北的村子里的学生上学都穿越铁路去上学。铁路南的第一条路就是主街道,村民上街,很多也是穿越铁路。

虽然危险,但是自我记事起,只发生过四五次火车压死人的事故。我六七岁时,有一次在家门口玩,看见许多人一边往铁路上跑,一边喊压死人啦压死人啦看热闹去呦。我没去看,因为害怕。小时候没装有线电视,没啥好看的,离铁路近,从家到铁路上也就三百多米,就上铁路上走铁轨玩,一边走一边数枕木玩,所以经常能看见死猫死狗的尸体(铁路两旁都是村庄,猫猫狗狗经常上铁路玩)残破的尸体经过风吹雨淋,骨头从破抹布一样的皮里呲出,很惨。当然我不会去碰它们,我又不是和尚。铁路的地基大概有两层楼那么高,所以有时会站在铁路上看不远处的水泥厂烟囱冒烟。因为铁路上空旷总会有风,还有这些惨事,总感觉我家附近这段铁路阴气重。现在想起小时候在铁路玩的记忆总觉得灰蒙蒙的。但是小时候不懂,没感觉异常,反而觉得很舒服。

我们学校初中,高中有晚自习,一般上到九点半。学校初中高中部总共有两千多人。镇子附近走读的学生有一半。所以晚自习放学还是很热闹的。学校门口沿路附近十点多还是灯火通明的,很多摊贩还等着晚自习放学的住校生出来吃饭。

由于家离学校不远,而且还得过铁路,我是真的走读,走着去学校。高二时给自己定了个晚自习放学跑步回家的计划。考虑到别人都是走路,就自己跑很奇怪。于是我一听到放学铃。就窜出教室,一路狂跑到校门口。基本这时学生们刚下楼。然后我一路狂奔跑回家。

见鬼,是我夜跑一个星期后的一天。刚跑了一星期就见鬼也是醉了。计划也就作废了。从此之后跟大部队走了。

那天晚上我像往常一样,出校门后,一气狂奔到铁道那里,有点喘,面对铁道,弯着腰扶着大腿正喘呢。准备稍微休息一下再过铁路,走回家。突然,就听见一串尖利的笑声划破静谧的夜空。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就像一个太监使劲掐着嗓子一样的声音。又尖又亮。

我全身一下僵住了,我的身体就像被一只无形的冰冷的大刷子从头刷到脚。狂奔后的燥热,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愣了几秒,微风吹了一下,我看见t桖的下摆随风摆了两下。一滴冰冷的汗缓缓划过我的背,流过我的后腰,最后浸入我的内裤上沿边上。

这阵微风让我冷静下来了,从小我就是生在红旗下,长在党国里接受小学思想品德和雷锋精神教育的无神论的祖国花朵。

虽然没见过,但实际上我还是怕鬼。我以为有人装鬼吓唬人。带着疑惑和愤怒和害怕我僵硬的,缓缓的,侧过身体,形成面西背东的姿势,扭过头看着北面的发出笑声的位置,那里是铁路工区的西南墙角,我距离声音的位置有二十米左右。

墙边每隔五米左右有两三棵半人高的矮的绿化树丛。树丛离墙大概半米远,墙和树之间刚好可以蹲一个人。

我已经冷静下来了,高声喊了一声:“谁啊,谁在那。”声音远远的传了出去。

然后我就静静地站在那,微微弯着身体,两腿分开半弯,这种姿势可以随时发动攻击或逃跑。两臂自然半弯,自然垂于身体两侧,眼睁得大大的,实际上自从我听到笑声一瞬间,眼就已经睁的那么大了。

那天的月亮很圆很亮,柔和的光辉洒满大地,我可以看见很远,铁路有六十多米宽,建在高岗上,过了铁路是一段三百米平顺的下坡。坡下就是我家。

没有回应,只有蛐蛐和草虫的叫声。

我放心了一点以为是奔跑后缺氧的幻听。试探性的又喊了一声:“谁阿,谁在那。” 同时瞪大眼瞅着。隔了十来秒没有回应。我确定没人想走了。突然随着之前那种瘆人的一连串的笑声中,“哈哈哈哈哈~~~~~”

一个白影从铁路工区西南角的树丛后面是迅速站起来,说站不准确,更像是迅速弹出来。

这回我看见了,体型跟小孩差不多,一米五左右,披了一身白布,三十多厘米长的头发跟卡通里被炸弹爆炸过一样,像向日葵花瓣那样发散着散乱的直立着。两手举过头顶手指畸张,一副吓人道具小丑盒子里的小丑的动作。模糊两个黑点像是眼睛,没有鼻子和嘴。整个身体,脸,头发,手,衣服,胳膊都是雪白的,在当时的夜晚来看甚至有点白的刺眼。并且看起来有点透明,像雾做的稻草人。笑声结束,迅速缩回矮树后。

我瞪大眼,还是不信,想确定我是不是看错了,毕竟小时候听过鲁迅踢鬼,还有我爸讲过他小时候的撞鬼经历,说他把风刮破布看成鬼吓得半死的故事。

然后那只鬼就像想要满足我的好奇心一样,又跳出来,伴着刺耳的尖笑声。笑完又缩了回去。那充满奸诈和嘲讽的尖利笑声在我耳边回响。“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信了。以我多年看鬼片的经验,我是不会走过去作死检查的。

突然不知道哪来的火,从我的胸口哗,瞬间烧满我的全身。我甚至能感到我头顶上都在冒火。

我就站在铁道边,俯身捡了两块道砟(铺铁路用的碎花岗岩),左右一手一个。大叫一声:“你再出来试试,我拿坷头(方言:小石头)铳(方言:砸)了夯(方言语气词:啊)。”

然后我就抓着石头跟赵四似的,放在两肋。伸着头弯着腰,瞪着眼盯着那块矮树从。

我是横了心了。只要它再出来,我马上砸他,我身后道砟多了去了。我就像背靠一座弹药库一样。

静极了,我能听见我的心跳快速跳动。紧张的屏住呼吸,脸憋得通红。

等了二十多秒。没出来。我就当它认怂了。(见好就收)

攥着两块道砟屁滚尿流地过了铁路,过了铁路就是最后三百米下坡路。我已经看见家里窗户里的的光了。望着家里窗户露出的微弱灯光,我浑身颤抖,肌肉僵硬,但我的两臂摆动和两腿奔跑的频率异常的快。憋着气,撒开脚丫一路狂奔,我这辈子从来没有跑这么快过,感觉脚不沾地,像是在飞一样。这反常的速度让我想起了像猫和老鼠里追逐时的车轮腿。我身后没有异样,但我不敢回头,我拼命地跑,仿佛那鬼一直就在我身后三米的地方跟我用一样的速度在追我。耳边是奔跑带起的风声。跑到家院子大门口,扔掉道砟,踹开院子大门,跑进我爸妈屋里,他们本来正在看电视,此时都齐齐的扭过头瞪大眼睛充满疑惑的看着我,我两条腿轻微地发抖,喘着粗气讲了见鬼的经过,他们都不信,安抚了我几句,让我洗脸洗脚去睡觉。

自从进了家里见到了父母,温暖的气氛使我身上的寒气慢慢的就散了。

我洗了洗脸和脚,就回屋躺下了想着刚才的事。可能是因为太累了,很快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晨,我去上学,远远地看了看见鬼的地方。并没有什么异常的物品。(所以不会是破布什么的使我看错成鬼)

后来晚自习放学我就跟着人群一起走。也没有发生什么诡异的事,这件事我慢慢的就忘了。

最近在网上逛的时候,不小心看到中国传统鬼怪介绍才大概猜到我见到的是什么鬼。

我猜可能是树中住鬼。我看见的可能只是它造的臆像并不是它的真身。

下面是这种鬼的介绍:树中住鬼。顾名思义,此鬼多居住木中或树下,很爱整蛊,但不伤人.他最爱干的事就是躲在树里制造灵异,让被吓尿的愚民喊他树神.总体来讲,还是很好搞定的一种鬼。

推荐您阅读更多有关于“999个短篇鬼故事灵异鬼故事”的文章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