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乔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东辽种植结构调整的样本川黔肠蕨

发布时间:2020-10-19 03:07:18 阅读: 来源:乔木厂家

东辽种植结构调整的样本

近日,几场降雨之后,地处我省中南部的东辽县,春天的味道越来越浓。农民已经把地整好,新翻过的田地里,沟垄分明,静待春耕。去年玉米收购价格的下调,这个“受宠”多年的“铁杆庄稼”让农民很受伤,种植结构调整也成了今年春耕关注的热点。春耕在即,记者走进东辽县,去看看农民今年种地有啥新变化。

项目带动走传统向生态转型的路子

谷雨已过,春播在即,东方红种植专业合作社理事长王景辉除了忙活合作社流转土地的播种,今年的春耕王景辉又多了一个春耕“战场”——在中德东辽河源头现代农业示范区有机种植3000亩青皮豆。

王景辉经营的合作社一直以来种植的主要作物就是玉米。“我认为确实应该调整种植结构,玉米种植面积太大,国内和国际价格接不上轨,国家压力太大了。所以,应该理解国家调减玉米种植面积的政策,农民应该支持这个政策。”合作社理事长王景辉对于玉米种植面积调整表示认同。

与王景辉一样,秋硕农机合作社在种植结构调整上也走在了前面。“玉米少种,不能说不种,就是减量。从宏观上来说是响应国家政策,为国家减轻负担,从微观来讲合作社经营效益也得进行调整。”合作社负责人邱国刚说。

位于东辽县东南的辽河源镇不仅是县内最大的乡镇,中德东辽河源头现代农业示范区就坐落在此。而王景辉与邱国刚种植的青皮豆,只是示范区种植结构调整的一部分。

占地6万亩的现代农业示范园区是今年东辽县种植结构调整的主要区域。“中德东辽河源头现代农业示范区重点打造的是有机水稻、有机果蔬、有机经济林、特色养殖、有机食用菌、生态旅游六大板块。”辽河源镇副镇长邱国军指着办公室示范园区的规划图说,“示范

区规划种植黏玉米、水稻、高粱、大豆、青皮豆、食用菌等作物,计划全部采用‘土地流转 企业对接 订单’的模式。”

示范区内,5000亩的旱改水水稻种植区整地和育秧已经基本完成。看着这片即将种上优质品种水稻的田地,邱国军说,希望通过示范区的项目带动,找出一条传统向生态转型的路子,对全镇的种植结构调整起到示范引领作用。

合作社引领走“联合社 农户 公司”模式

今年的春耕对于建安镇爱国种植合作社理事长葛秀儒来讲有点不一样。“去年合作社种的都是大苞米,因为玉米收购价格下调,勉强保个本,所以今年合作社拿出一部分地种谷子,看看效益如何。”

去年玉米收购价格下跌,不仅让葛秀儒很受伤,同在建安镇的兴盛家庭农场农场主乔艳龙同样挺难受。“价格太低了!我们的合作社才刚刚保本,至于那些种地的散户更是损失惨重。”对于今年的市场价格,两个合作社带头人都不太看好。

调减玉米种植面积成了必然选择。不种玉米种什么?

今年年初,由建安镇农业技术推广站牵头,爱国种植合作社与兴盛家庭农场组成联合社,决定将调减玉米的土地种上谷子,种植面积2000亩,并且全部采用有机种植的方式。

不种玉米种谷子并非一拍脑门的盲目决定。“结构调整是必然,但是不能一哄而上也不能强制硬推。”对于种植结构怎么调,建安镇农业技术推广站站长孙明岩有着明确的原则,“不能在种植技术、农机装备等条件不是非常成熟的时候贸然调整,要了解当前的市场行情,一点点尝试着慢慢来。所以第一年的调减联合社采取了‘联合社 农户 公司’的模式。”正是有了订单托底,让合作社种植结构调整也有了底气。

在爱国种植合作社,十几台谷子播种机在院内整齐停放。“这是孙站长为了让谷子播种机械化在厂家订做的谷子播种机,操作简单效率也挺高。”葛秀儒说,由于前段时间连着下了几天的雨,谷子的播种时间被推后了一个星期,“亏了这十几台谷子播种机,2000亩谷子在4天内全部种植完毕。”

种谷子相较于种玉米收益怎么样?葛秀儒的收益

账算得明白。“每亩地的投入包括有机肥、种子、机械、人工,成本在150元左右,谷子的亩产能达到500到800斤,而且企业的收购价还高于市场收购价,能达到2.5元到2.7元,算下来每亩地的谷子纯收入至少在1200元左右,比种大苞米可强多了。”

在联合社的种植规划里,除了2000亩谷子,还种植了小面积的黑玉米、白玉米、高粱等,“算是先试水,摸索着往前走。”在两个合作社带头人看来,想保证收益要敢想敢试,必须靠多条腿走路。

政府引导看市场、小步走、政策扶

“今年东辽县共有5500亩的种植结构调整目标,从现在的备耕情况看,调整的面积已经超过了调整目标。”东辽县农业副局长刘喜太说。

调整结构,关键在一个“调”字,刘喜太认为,“调”不是简单的加减法,关键在于真正生产出满足市场需要的农产品,以农民增收为根本目的。

“种植品种结构发生了变化,从实地调研的情况看,农民对种植结构调整比较积极。”刘喜太说,今年的结构调整县里以项目推动和政府引导为主,调减玉米种植面积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顺应市场进行结构调整没有问题,要按照省里部署和节奏实行谨慎操作,切不可操之过急。

看市场“下菜碟”是老理儿,但市场的脸最是阴晴不定。“结构调整看市场、小步走肯定没错,走市场带动之路,先拿订单再发展,实现种与销的良性互动。”作为在基层农技推广站工作多年的农技人员,孙明岩对农民的心理看得明白,“除了政府的适当引导,相应的扶持政策也应该跟上,镇上不少农民想调结构,但是种什么、怎么种、收完后怎么办,这是农民不敢轻易尝试的原因,很多种粮大户也期盼能有相应的政策扶一把,有了扶持政策托底,也能让农民们试得更放心。”孙明岩说。

地处我省中南部的东辽,五山一水四分田,典型的低山丘陵地形。坡地是机械化发展的薄弱区域,“丘陵地形农机具要求小型、轻便、耐用,设计和制造难度比较大,很多农机企业不愿涉足。”刘喜太认为,农业机械也是种植结构调整的一个瓶颈,“适当的规模种植以及耕作机械化是未来农业发展的方向,寻找提高非玉米种植作物机械化水平的路径,能让结构调整之路走得更顺畅。”

治疗输卵管造影手术的医院

成都治疗前列腺炎价格

郑州治脱发的医院

深圳治疗男科的医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