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乔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消息】德尔福要挟破产给工会和通用出难题

发布时间:2020-11-17 07:01:35 阅读: 来源:乔木厂家

近日,美国著名零部件供应商德尔福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罗伯特·史蒂夫·米勒表示,基于公司目前遭受重创的北美业务,德尔福必须和全美汽车工人联合工会(以下简称“工会”)探讨修改有关劳动合同以便实施重组计划的问题,同样德尔福也需要其原来的东家也是最大的客户——通用汽车公司提供相应的财务支持。如果德尔福、工会和通用三方面不能达成有关协议的话,德尔福将会考虑采取各种措施,其中不排除利用申请破产保护的手段来保护公司价值。   一时间,诸如“全球最大汽配商德尔福濒临破产”的说法在坊间广为流传。然而,事情并非人们想象的那样糟糕,申请破产保护仅仅是德尔福为了摆脱暂时的财务困境而主动建立的一张“保护网”,并不等同于通常意义的企业破产。   无论“破产保护”意味着什么,德尔福目前面临的财务困境确是不争的事实   急速沉沦的背后   业界之所以对德尔福“深陷破产危机”表示担忧,自然与其刚刚公布的第二季度财务报告密不可分。8月8日,德尔福公布了2005年第二季度财务报告。第二季度德尔福的销售额为70亿美元,比去年同期减少5亿美元;净亏损3.38亿美元,与其去年同期盈利1.43亿美元相比,如此鲜明的反差,如此迅速的沉沦,使人们大为惊愕,这个全球配件业的巨子到底怎么了?   德尔福电子与安全亚太区总裁陈锦亚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认为,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北美整车市场产量大幅削减。“德尔福主要客户今年的生产情况都很差。占公司业务49%的通用汽车公司从今年5月开始实行员工折扣买车,通过员工折扣把库存卖出去。福特也很快跟进。他们二季度更多的销量来自库存。而卖库存对零部件企业没有一点好处。”   “北美汽车市场的不景气是德尔福财政困难的一个根本原因,另外一个原因就是原材料价格的上涨。零部件供应商可谓是三夹板的中间那块,上游和下游都在挤我们。”陈锦亚说,“但是为什么日本公司就比较好过?应该说,他们在劳动力成本方面更有竞争力。”   据了解,德尔福自1999年从通用汽车公司剥离出来以后,不得不将通用原先与工会签订的高工资合约一并接手,且一直要延续到2007年9月。在此期间,德尔福给员工的工资不是按照零部件行业的标准,而是按照整车行业标准支付的。德尔福现在付给工会工人的工资是27美元一个小时,这还没有包括福利。公司48690名北美工人中有33200名为工会会员,这就意味着,工会成员年工资和福利高达13万美元。同时由于工会的原因,德尔福无法关闭亏损企业,4000名多余劳动力一个季度就要领取1亿美元的报酬。而且,居高不下的养老金和医疗保险的压力也越来越大。   可以说,德尔福面临的挑战是全行业性的,是美国零部件企业普遍面临的困境。陈锦亚表示:“德尔福新任董事长、首席执行官米勒强调建立全新的德尔福。而从目前的局面中走出来,最关键的就是要理顺德尔福、工会及通用三方面的关系。”   要挟的潜台词   据国外媒体报道,如果三方能够就德尔福劳动力成本削减问题达成一致,工会将允许德尔福为工人提供每小时14美元的报酬,几乎是现在的一半;同时,德尔福希望能关闭表现不佳的工厂,并裁减4000名多余的工会工人。如果三方在今年10月17日前没能达成一致,米勒表示,德尔福就将寻求包括破产保护在内的其它重组方式。   米勒所提出的“破产保护”,并不同于其它许多国家及地区规定的破产清算程序。《美国破产法》第11章允许企业债务人在申请破产保护后继续日常运营,以解决财务困难。企业现有的董事会和管理层将继续留任,并在法院和股东的监督下运营业务。   “破产保护”给企业一年的时间,一年以后如果企业觉得重组没有完成,则可以申请继续延长。在保护期内,企业可以少受干扰,全心全意做事。   陈锦亚说,即使德尔福申请破产保护,也将只针对北美业务,而对亚太区的业务不会带来很大影响。“因为《美国破产法》严格意义上来说是国内法,不对国际产生影响。美国有不少公司根据《美国破产法》第11章申请破产保护,比较有名的有著名零售商凯马特。另外,美国联合航空从去年开始增加了从上海和北京直飞芝加哥的航班,而这一进展就是在取得破产保护以后做到的。破产保护之前工会不允许这样做,尽管这个想法已有好几年,但是没有成功,破产保护以后工会权力明显削弱,在这种情况下,就可以放手做。”   摩根大通分析师Himanshu Patel更是将德尔福所谓的“申请破产保护”视为其对通用和工会发出要挟的“潜台词”。一旦德尔福进入破产保护,通用汽车公司的财务也将受到牵连。米勒声称,德尔福与通用之间签订的许多零件供应合同并不赚钱,如果德尔福申请破产,他将取消那些亏损的业务。另外,Sanford C. Bernstein公司分析师布赖恩·约翰逊指出,如果德尔福在2007年9月之前不能对1.2万名工会退休人员提供足够资金的话,根据先前的剥离协议,将会使通用陷入高达90亿美元的养老金和卫生保健费用的困境之中。另外,工会的退休员工也将面临待遇的大幅下降。Patel认为,三方达成协议符合各自最大利益。   考虑到目前的财务现状,分析人士认为,通用不太可能热心于向德尔福提供现金;但通用非常清楚自己与德尔福唇齿相依的关系。就在德尔福发表宣言后,国外媒体报道,通用立即表示,将考虑提供财政援助使德尔福免于破产的危险。通用汽车公司首席财务官约翰·德温指出,公司没有任何简单容易的解决方案。不过,通用除了支持德尔福的健康发展外别无选择,因为前者需要后者为其提供零部件,并且如果德尔福能够削减劳动力成本的话,通用可以从德尔福获得更廉价的零部件。Maryann Keller & Associates咨询公司的分析师玛丽安娜·凯勒也发表看法认为,这并不是一个通用是否会帮助德尔福的问题,而是怎么帮的问题。   新官上任的“第一把火”   如果把“破产保护”计划看作是德尔福度过目前财务危机的缓兵之计,那么大胆提出这一主张并迅速付诸行动的正是刚刚上任一个月的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米勒。   分析人士认为,德尔福选择此时提出与通用和工会进行谈判,与米勒的职业经历和行业背景密不可分。因为米勒的前任J.T.巴滕伯格此前是通用汽车公司的一位元老级管理者,且与通用现任首席执行官瓦格纳有很好的私交,因此他很难鼓足勇气和瓦格纳针锋相对;而以领导大规模公司重组著称的米勒,是德尔福董事会在经过了长达6个月之久的“选秀”后才确定的人选,他于今年7月1日接替德尔福创始董事长巴滕伯格担任公司董事长及首席执行官,成为德尔福历史上的第二位董事长。   米勒1968年在福特汽车公司开始其职业生涯,此后11年间在美国、墨西哥、澳大利亚和委内瑞拉等国担任各种职务。1979年,他应当时克莱斯勒公司董事长李·艾柯卡的邀请加入该公司,起草了“贷款担保法案”并与400家贷款机构和美国政府进行谈判,对这家陷入困境的汽车公司实施援助。此后他在克莱斯勒公司工作了十多年,最高担任公司首席财务官兼副董事长,负责管理所有员工活动、国际汽车业务和包括湾流航空航天公司在内的非汽车业务。   米勒于1992年离开克莱斯勒公司,成为一家投资银行的合伙人,为一家私人房地产公司逾200亿美元的债务重组提供顾问服务。1993年,他开始了其职业公司董事的生涯,在另外四家上市公司董事会任职。在过去十年间,他九次回到私人公司担任全职管理人员,领导数家公司的复苏计划。   业内人士认为,德尔福目前可谓是腹背受敌,既面临着劳动力生产成本居高不下的历史遗留问题,又受到北美市场严重滑坡的制衡。虽然北美地区产量的提高和销量的改善将成为最终带动德尔福走出困境的根本之道,但在短期内,这一状况很难改善。米勒此次提出的与通用和工会就削减劳动力成本的谈判可以被视作他目前唯一可以付诸行动的拯救方案,这一举措可以使德尔福迅速甩掉包袱,为今后更加大胆的改革扫清障碍。   如果将此举看作是米勒上任后的“第一把火”,那么在接下来的改革中,米勒首先可能会加速剥离一些运转极其不良的部门。据了解,目前德尔福已有十几家工厂因为生产利润低的产品而被打上了或出售或关闭或重组的标签。而米勒的设想无非是将德尔福的资源集中于高利润的领域,因此他可能将继续保持消费品、汽车电子产品以及医疗设备等业务。除此以外,米勒还必须迅速提升包括欧洲、亚太以及南美地区业务所占比重,利用海外市场较好的经营状况弥补本土市场的不足,当然这也包括对通用外业务的扩展。

大名牛皮癣医院

宁国白癜风医院

新源治疗癫痫专科医院

邻水癫痫医院哪家好

相关阅读